taboola code
Cheese Logo
blog post title
March 20, 2020
职业发展

【Cheese CFO/前EY Partner - Zhen哥专场】今晚吃什么, 狗粮还是肉?EY安永合伙人的职业选择。

友情提示:读完此篇文案后,有可能对某些读者带来强大的心里锤击,有可能导致心跳加快,食欲,睡眠混乱。更严重的会导致失去稳定的工作,安逸的生活。请读者自行甄别。

 

毕业于名校,有个稳定的工作,曾任职高盛投行,后任职全球知名公司安永 (EY)做过中国区研发退税主管人和南加州中资企业落地发展负责人,自己的业务也是不断上升,带领团队成功开发海外市场新业务,获得同行及国家机构的认可,并得到领导和团队的尊重。这原本是一条很不错的人身轨迹。从小朋友做起,奋斗过, 迷茫过,也坚持的走了下来。 在很多同行的眼里,这位小哥的人生轨迹来之不易。可是在某一天,小哥却告诉大家,他离开了所有这些看似优益但毫无价值的工作,毅然投入到了创业的热潮。

细问小哥,这般操作又是为何。小哥给的答案实在有些勉强:他厌倦了狗粮,想吃肉了。

这个故事要从2016年年初说起。当时的小哥刚完成安永(EY)在中国区的业务扩张,带领团队在2年的海派时间内完成了从建队,帮助国家税务总局立法,以及帮助100强企业成功退税的经验后回到他自己南加州初始团队继续为当地企业和中资企业服务。可是回来后的小哥已经不是2年前离开美国安永(EY)时的他。小哥的心中有股莫名的冲动。他在中国见证了资本行业和消费领域集合后带来的创新和机遇,在中国也亲生体验到了消费者行业因为互联网,物联网创新所带来的商业模式的改革。此时的小哥总觉得干税务,做财务,吃吃饭,聊聊天的工作已经不能满足内心的骚动。可是他却又不知怎么挖掘自己的潜能,到底怎么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什么,绝对优势又是什么,离开安永大环境的他又能做什么。 他想去尝试,可是还是被安永大环境保护着,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残酷。

在接下来的2年里,小哥尝试了在安永内部代表安永去扶持当地的初创企业,可是初创企业的购买力远运不能和谷歌(google),脸书(Facebook),和高通 (Broadcom)这些大客户相比。安永的层层审批也将许多看似有潜力的初创企业排除在了安永服务范围以外。 在验证了安永对初创企业获客,提供服务的主观矛盾的情况下,小哥继续以个人在安永的资源为当地初创企业谋福利。在这过程中,体会到了许多初创企业的难点和痛点。这些难点和痛点在小哥眼里看来,在理论上是那么容易的可以被客服,但在实际行动执行上又是有着太多太大的不确定性。

有一天,一个美国税局的新法规,让小哥在安永的本行为初创团队服务范围的扩大带来了一个新的契机。在和管理层商量并付诸于试行的几个月中,安永领导层的疑问和对市场挖掘带来的成本考量又一次将小哥的建议在试行后终止了。 起初准备的技术开发,商业模式,和团队建设也胎死腹中。 虽然不能更好的为初创企业谋求高质量的服务,但小哥的工资还是日涨船高。这时的小哥,更想做有意义的,而不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工作。他不满足于目前的状态,想着怎么创业,但又舍不得抛弃多年积累的安永资源和稳定的收入。

直到有次和一位创始人在多次的业务洽谈问及如何创业时,那位创始人用他那根一天抽20根烟的手指着小哥说:“你已经习惯在安永做狗太久了,天天吃着喂给你的高级狗粮,你哪里还会去想做头狼,去自己找肉吃” 。此时的小哥突然恍然大悟,也充分感悟到了自己为何原地踏步的真正原因。

回想那么多年在大公司的经历,虽然工作也很辛苦很累,但细想,所有的业务,无论是开拓市场,建立团队,获取新的客户,都是在安永的大环境下孵化的。无论从风险,未知因素,试错成本和资金储备各方面考虑,都是基于一套内部流程的基础上去实现公司利益最大化。这也是为什么大公司对创新和改革,尤其是在公司维稳的时代,是一件非常难的事。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小哥充分的领悟到了在安永的成长闭环。虽然在金融领域已经获得了一定的成就,但是小哥并不确定,假如离开了安永的大环境,离开了光环,小哥是否能做出同样在安永做的事。一个真正对公司经营和业务拓展有能力的人,是一个懂得做从无到有,和做从零到一的过来人。而小哥只是在过去的12年中乘着一艘大船和大家一起向前。小哥更想去打造自己的狼性,希望有一天能吃上肉。Alwaysjump out of your comfortable zone, think more, dare more, do more and be more. 今晚不吃狗粮,吃肉。

Cheese Debit Card,一个人才济济产品绝妙的Fintech Startup,为你打造最适合你的banking product!

Cheese Debit Card
Cheese Debit Card